孙佳山|在大是大非面前,青年亚文化也可以很“主旋律”

孙家山|面对大大的,年轻的亚文化也可以成为“主题”“守着最好的A-Big兄弟!” “皇帝出去了,草不是出生的!”

在香港出现混乱之际,住在米圈的女孩们和皇帝的朋友们一起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爱国主义。旁观者表达了他们的感激之情。

正如皇帝所说:“我们的皇帝将与其他爱国组织形成爱国统一战线,共同发表声音,支持国内外同胞。”面对国家利益,有组织的网民表现出非凡的力量。这种力量的背后是当代中国青年文化和亚文化的独特发展。为了更好地分析这一背景,观察员网络对中国美术学院的孙家山先生进行了专访。

[采访/吴立群]

观察网:餐饮文化和粉丝文化一直是您关注和研究的焦点。您如何看待米圈中女孩的集体探险?

孙家山:米圈是新一代明星系统的产物。就东亚范围而言,这种文化首先在日本诞生,并进一步发展成为韩国更成熟的文化产业模式。今天,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粉丝文化和粉丝经济在中国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与此同时,由于中国人口众多,粉丝文化的效果和效果得到了极大的放大。在涉及国家利益的核心问题上,一旦爆发,其能量就会非常可观。

这种行为不是米圈中女孩的原创。熟悉的皇帝有许多类似的网络活动来维护国家权利。对于这次米圈的表现,我认为辩证仍然是必要的,不能杀人;但是,对于大米圈女孩的爱国热情,应该得到充分的尊重和肯定。

观察网:面对“香港独立”的暴行,大米圈走出去,皇帝应该得到帮助,原来相互联系的两个圈子选择站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它也体现了青年亚文化对主流意识形态的维护。您如何评估此维护?

孙家山:米圈是一个相对文化圈的女性取向,而聚集在皇帝酒吧的男性网民相对较多,两者属于不同的文化圈。

尽管层次不同,但它们都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代代相传。这群在互联网环境中长大的年轻人正处于社交舞台上。他们也是新世纪第二个十年电影,动画和游戏领域的主要消费者。在亚文化领域,它们也是主力军。

从一般意义上讲,我们所谈论的亚文化是主流文化下的亚文化,它正在积极寻求的是一种利基文化风格。从历史经验来看,以青年文化为主体的亚文化往往表现出与主流文化和传统文化不相容甚至对抗的姿态。整个20世纪,从东方到西方,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但在今天的中国,有不同的路径。

在习惯性地认为不关心政治之后,90后和00年代对“主旋律”的文学和艺术作品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即使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反腐功能纪录片《永远在路上》在B台也有大量的点击率。这种文化症状的颠覆程度非常明显。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态度也是如此。《我在故宫修文物》《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国家宝藏》等等,该程序已经成为一笔钱,已经预测到年轻一代正在成为传统文化的主要消费者。

从整体趋势来看,在过去的十年中,特别是在中国,亚文化已经越来越成为主流和商业化的特征。亚文化所宣传的“探索精神”和“小人物”一再被文化资本和大众文化所呼唤。亚文化亚洲的特征开始消失。主流价值观和传统文化的接受是亚文化主流化的具体体现。

当代青年文化和亚文化对社会主流价值的热情和认可,正在为中国的互联网时代创造一种非常独特的文化体验。对于这种独特性,需要进一步评估,其影响可能非常复杂。

观察网:对于大米圈中女孩的表现,大多数旁观者表示支持并且非常感动。然而,也有一些声音认为严肃的问题是有趣的和反智力的。您如何看待这一指控?

孙家山:就大米圈的现象而言,我们可以看到当代中国的粉丝文化有一个特殊的特征,即它的影响力不仅限于文化娱乐领域,而是继续传播到政治和经济等多个领域。粉丝们不仅可以购买偶像庄园,在地铁和飞机上买画,还可以用偶像来保卫国家。可以说,粉丝文化不断刷新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物化认知。

皇帝的远征和远征可以被视为“主流政治进程之外的政治过程”。这是定性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主流社会不了解他们的活动,而且很难提前预测。我们能做的是提供积极的指导和监督。此外,面对青年文化和亚文化,我们应该有一个更具包容性的态度和更深刻的视野,引导年轻人的文化和亚文化更好地表达他们的先锋和创造力。在过去,青春文化和亚文化的物质化想象,是傲慢和无知的,不是一种理想的态度。

观察网:也有不同意见认为,大米圈学生和香港学生会增加两地青少年之间的心理障碍,可能不利于解决问题。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这还涉及如何评估“主流政治进程之外的政治进程”的问题。

孙家山:我个人觉得这些想法属于一个相对抽象和完美的道德维度,来判断别人的行为,这是非常苛刻的。作为主流政治进程之外的政治表达,它仍然远离主流政治进程。更重要的是,成年人应该明白,没有什么是100%正确或100%错误。只要你做事,就会有相应的问题。因此,我认为应该容忍对待。毕竟,“香港独立”的一些极端言论已达到这一点。你还能告诉别人吗?

米圈的一些辅助技巧真的很棒。在米圈的具体表现中表现不均是正常的。年轻人在感情上无法控制自己并直接开放。这也是日常生活中的普遍现象。不要过度夸大和拉高,就像原因是一样的。

相比之下,实际上正在使用在“革命”和“文明”的旗帜下做“香港独立”的炮灰群。它应该反思它的言行。阻碍地铁,击败记者,封锁机场.这是文明社会的正常现象吗?

说到香港,我们一直认为它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和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不过,稍微看一下香港文化的现状,不难发现,这里的文化现代化程度与其经济地位严重不符,而且留下了大量的封建剩余毒药和余烬。香港的社会生活。香港电影中的例子太多了。

在香港的现实生活中,假装鬼的现象屡见不鲜。例如,这一次,一个暴徒发现了一个成员父母的坟墓。古墓葬、“扎小人”等是封建观念的典型表现,在文明社会中是不可想象的。

08×1778 21

源:观测器网络

孙家山面对大而大,年轻的亚文化也可以是一个“主旋律”

“保护最好的大哥哥!”皇帝出去了,草不生了!”

在香港的混乱中,生活在稻圈和皇帝朋友们的女孩们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爱国主义。旁观者表达了他们的感激之情。

正如皇帝所说,“我们的皇帝将与其他爱国组织组成爱国统一战线,共同发声,支持国内外同胞。”面对国家利益,有组织的网民显示出非凡的力量。这种力量的背后是当代中国青年文化和亚文化的独特发展。为了更好地分析这一背景,观察家网络对中国美术学院的孙家山先生进行了专访。

[访谈/吴立群]

观察者网络:餐饮文化和粉丝文化一直是你关注和研究的焦点。你觉得稻田里女孩们的集体探险怎么样?

孙家山:稻谷圈是新一代恒星系统的产物。就东亚范围而言,这种文化首先诞生于日本,并在韩国进一步发展成为一种较为成熟的文化产业模式。今天,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我国的风扇文化和风扇经济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同时,由于中国人口众多,扇子文化的作用和效果也得到了极大的放大。在涉及国家利益的核心问题上,一旦它爆发,它的能量就会令人印象深刻。

这种行为不是米圈中女孩的原创。熟悉的皇帝有许多类似的网络活动来维护国家权利。对于这次米圈的表现,我认为辩证仍然是必要的,不能杀人;但是,对于大米圈女孩的爱国热情,应该得到充分的尊重和肯定。

观察网:面对“香港独立”的暴行,大米圈走出去,皇帝应该得到帮助,原来相互联系的两个圈子选择站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它也体现了青年亚文化对主流意识形态的维护。您如何评估此维护?

孙家山:米圈是一个相对文化圈的女性取向,而聚集在皇帝酒吧的男性网民相对较多,两者属于不同的文化圈。

尽管层次不同,但它们都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代代相传。这群在互联网环境中长大的年轻人正处于社交舞台上。他们也是新世纪第二个十年电影,动画和游戏领域的主要消费者。在亚文化领域,它们也是主力军。

从一般意义上讲,我们所谈论的亚文化是主流文化下的亚文化,它正在积极寻求的是一种利基文化风格。从历史经验来看,以青年文化为主体的亚文化往往表现出与主流文化和传统文化不相容甚至对抗的姿态。整个20世纪,从东方到西方,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但在今天的中国,有不同的路径。

在习惯性地认为不关心政治之后,90后和00年代对“主旋律”的文学和艺术作品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即使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反腐功能纪录片《永远在路上》在B台也有大量的点击率。这种文化症状的颠覆程度非常明显。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态度也是如此。《我在故宫修文物》《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国家宝藏》等等,该程序已经成为一笔钱,已经预测到年轻一代正在成为传统文化的主要消费者。

从整体趋势来看,在过去的十年中,特别是在中国,亚文化已经越来越成为主流和商业化的特征。亚文化所宣传的“探索精神”和“小人物”一再被文化资本和大众文化所呼唤。亚文化亚洲的特征开始消失。主流价值观和传统文化的接受是亚文化主流化的具体体现。

当代青年文化和亚文化对社会主流价值的热情和认可,正在为中国的互联网时代创造一种非常独特的文化体验。对于这种独特性,需要进一步评估,其影响可能非常复杂。

观察网:对于大米圈中女孩的表现,大多数旁观者表示支持并且非常感动。然而,也有一些声音认为严肃的问题是有趣的和反智力的。您如何看待这一指控?

孙家山:就大米圈的现象而言,我们可以看到当代中国的粉丝文化有一个特殊的特征,即它的影响力不仅限于文化娱乐领域,而是继续传播到政治和经济等多个领域。粉丝们不仅可以购买偶像庄园,在地铁和飞机上买画,还可以用偶像来保卫国家。可以说,粉丝文化不断刷新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物化认知。

皇帝的远征和远征可以被视为“主流政治进程之外的政治过程”。这是定性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主流社会不了解他们的活动,而且很难提前预测。我们能做的是提供积极的指导和监督。此外,面对青年文化和亚文化,我们应该有一个更具包容性的态度和更深刻的视野,引导年轻人的文化和亚文化更好地表达他们的先锋和创造力。在过去,青春文化和亚文化的物质化想象,是傲慢和无知的,不是一种理想的态度。

观察网:也有不同意见认为,大米圈学生和香港学生会增加两地青少年之间的心理障碍,可能不利于解决问题。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这还涉及如何评估“主流政治进程之外的政治进程”的问题。

孙家山:我个人觉得这些想法属于一个相对抽象和完美的道德维度,来判断别人的行为,这是非常苛刻的。作为主流政治进程之外的政治表达,它仍然远离主流政治进程。更重要的是,成年人应该明白,没有什么是100%正确或100%错误。只要你做事,就会有相应的问题。因此,我认为应该容忍对待。毕竟,“香港独立”的一些极端言论已达到这一点。你还能告诉别人吗?

米圈的一些辅助技巧真的很棒。在米圈的具体表现中表现不均是正常的。年轻人在感情上无法控制自己并直接开放。这也是日常生活中的普遍现象。不要过度夸大和拉高,就像原因是一样的。

相比之下,实际上正在使用在“革命”和“文明”的旗帜下做“香港独立”的炮灰群。它应该反思它的言行。阻碍地铁,击败记者,封锁机场.这是文明社会的正常现象吗?

说到香港,我们一直认为它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和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不过,稍微看一下香港文化的现状,不难发现,这里的文化现代化程度与其经济地位严重不符,而且留下了大量的封建剩余毒药和余烬。香港的社会生活。香港电影中的例子太多了。

在香港的现实生活中,经常看到假装鬼的现象。例如,这一次,一群暴徒挖出了一名成员父母的坟墓。被毁的坟墓,“查小人”等是封建概念的典型表现,在文明社会中是不可想象的。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孙家山

饭圈

传代培养

培养

阅读()

http://web.jz650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