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她患上心脏病时日不多,想为丈夫生个孩子,丈夫却……

春天开花

在大席梦思的床上,两个人躺下。突然,门被推开了。

这时,床上的两个人突然醒来,睁开了眼睛。

“林洛诗,你真是无耻,一旦我回到我的床上,看来你真的不愿意寂寞!”该男子出现在火焰的眼中,盯着躺在床上的女子。

“陈大哥,罗氏姐姐,你……”突然,一声哭声从门口传来,终于将江尘的视线拉回了林洛士的脸上。

“ Jojo,你怎么来的,你听我的话,不是……”江尘焦急地说道,想起床解释,因为他什么都没穿,只能回到床上看了一眼林洛。施。

“过一会儿我会再次找到你的,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江尘说,他抓住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然后将苏乔赶出去。

林洛诗忍受了身体的不适,穿好衣服,和江尘一起走出卧室。

刚走进门,我看到两个人拥抱在一起,那个男人怀里的女人的脸上流着泪。

苏乔看到她出来,看着她。

“罗氏姐姐,对不起,我……我知道我不应该爱上我的兄弟,但是……我无法控制自己,对不起……”苏乔哭了一声,说他受了委屈。

“我知道,如果不让林大叔对陈的兄弟公司施加压力,现在嫁给陈的兄弟一定是我。我只讨厌自己,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但就是罗石的姐姐,你。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做,为什么?”

“乔乔,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想起别人的丈夫,你还那么自信吗?”林洛看着他面前的那对男女,瞪着眼睛,多么讽刺。

苏巧红看着他,微微抬头看着他。 “陈大哥,你这样想我吗?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不能爱我大哥了,我.”

林洛诗就这样看着苏乔,她的心突然间燃起了火焰。 “苏乔.你少了.”

“罗诗姐姐,你现在终于回来了……”苏乔打断她的话,眼泪含泪,悲伤地哭了。 “您可以放心,我会离开我的兄弟,祝大家.”

林洛诗看见她说的话中有一半是不清楚的,她突然抬起眉头,将其追赶,想问清楚,但不知何故,她没有碰到苏乔的头发,苏乔的整个人从她的眼睛。

血液流入河流

“乔乔!”

站在楼梯上的江尘突然哼了一声,跑下楼梯,捡起正在楼梯上滚动的苏乔。

江尘抱起苏乔,突然抬起眼睛,蹲在林洛诗站着。 “如果乔乔有什么东西,我将永远不会让你走!”

“江强,如果我说,我什么也没做,那是她自己故意滚下来的,你相信吗?”林洛诗从来不想在自己面前为自己辩护,因为即使她解释了,何江晨也不会相信,在他心里,她林洛诗是个坏女人。

“你说的每个字,我都不会相信!”江尘的语气非常冷淡,已经下定决心,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内心!

“陈哥,我好伤心!”苏乔哭着说,痛苦,姜辰突然苦恼而死,生怕半点,会让自己后悔!

“乔乔,什么都没有,我带你去医院。”该名男子将女子抱在怀中,跑出别墅,给林洛士留下凉爽的感觉。

随着汽车声音从别墅外面传来,越来越远

林洛诗蹲下,忽然冷笑,红唇微微抬起头,“江尘,实际上你一开始是错的,只是怪你是错的人!”他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秘密,仍然可以控制自己,吐出嘴唇。

由于担心苏乔的伤势,林洛石出现在医院走廊里。在别墅现场,楼梯上流了太多的血,伤害必定很重。

“你在做什么?是因为乔乔死了吗?”江尘转过身,看见她出现在她身后,从他的眼底凝视着林洛诗。林洛诗凶猛,不知不觉地向后移到脚下,“不……我没有。“

“嘿.”

林洛诗的脸巴掌痛得发烫,耳朵吱吱作响!

“如果乔乔有事可做,我必须为你的生活付出代价!”江尘的话令人心痛,林洛诗的身体僵硬,似乎听到了令人心碎的声音。

事实证明,他是如此讨厌她。对于这个女人,他要她的命!

从头到尾,林洛诗都知道,他在江晨最喜欢的女人是苏乔,而不是她的林洛诗。

然而,经过七年的婚姻,他并不关心她,只是因为她不是他的挚爱。

“江强,只要你帮助林幸免于这场危机,我就答应你离婚,你和小乔!”

很明显,她是初次见到他,但是为什么他一见钟情就爱上了他的女朋友,显然她是他媒体的妻子,为什么她成为了第三方。

她的林洛诗不是一个内心深处的女人。由于他们彼此相爱,她可以选择退出并实现他们,但是在检查了自己的心脏病后,一切都会完全改变。

她突然害怕,害怕在她死后,她再也不能留下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痕迹,所以她再次出现,只是为了争取他们之间的半丝卷入。

对江晨来说,她不想相信自己不仅辩护过一两次,而且他从来不相信自己。

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林洛施才站直。

手不自觉地捂住了下腹,嘴角隐约地勾起一丝微笑。

无论如何,她必须成功。

即使你抓住了自己的生命,也不要犹豫!被大家误解,也要保留。

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医生从里面出来了。

江晨向前看了看,冲上前去,不再照顾自己的身份,握着医生的手。

“她怎么样?医生?”

医生摘下面具,有些疲倦地张开了嘴唇。”对不起,因为害怕,而且出血还没有停止,胎儿还没有得救,大人已经没事了,不要刺激病人。”

“医生……你刚才说孩子是什么意思?她怀孕了吗?”江晨不相信地问医生,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和愤怒。

“是的,太粗心了,进去看看她,你还年轻,还会有更多的。”医生叹了口气,另一只手拍了拍江晨的手,然后离开,留下江晨的神像。

林洛施没想到,苏桥竟然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却不小心流走了。

但她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为什么她对自己这么难过。

苏巧是她最好的女朋友。即使江晨爱上了女朋友,她也不会做任何伤害女朋友的事。

不过,有些事情,即使她解释了一百遍,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现在您感到满意了吗?事实证明您突然回来了,这就是目的。”突然,江尘一步一步地,瞳孔充满了血丝,满怀恨意地看到她,那里有一种杀气和愤怒的血丝。女朋友不放过吗?你要来找我,为什么要伤害她?”江尘突然停下脚,罗洛Apply住脖子,用力向青根伸出了手,并且在扩大。

林洛诗突然被这个男人的脸吓到了,甚至呼吸也得到了帮助。他举起手,试图打开男人的大手掌。他没有力量。

“林洛士,我会让你后悔。”江尘顿时松了口,眼中早已隐藏着鲜血和仇恨。

“不是……江晨我……”

在林洛的话还没说完之前,就来不及解释了。该名男子转身冷漠地走进手术室。

咖啡馆

“洛尔,您真的要决定,要这样做吗?”

夏木芝问到一个微弱的开场白,林洛士做出这个决定有多困难。

但是,她还有第二种选择方式吗?

“母亲,我知道,他不爱我。我嫁给了他。我想我可以用时间证明一切。有一天,他会爱上我。不幸的是,我错了。那天我听到了“苏乔怀了他的孩子,你知道吗?我听到了我令人心碎的声音。”林洛诗转过头,看着窗外,眼中充满了悲伤。

夏木芝的眼睛很担心。 “但是罗,你为什么要受苦?万一.”

“牧师的母亲,请帮助我保密,请帮助我,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也是我未来唯一的事情。”林洛诗突然间打断了他的话,因为兴奋,他伸出手抱着夏木芝。手。

“洛尔,你……很好!”夏木芝想说的话,终于让她无奈或答应了!

“林洛士,你想和他离婚吗?”突然,江尘的声音传来了,他的目光从夏木芝移到了林洛士的脸上。

林洛诗抬头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个人,他为自己的要求感到尴尬。 “江江,你怎么说?”

他以为自己已经离婚了,因为他想和其他男人相处融洽。

事实证明,他在心中就是这样的女人

“七年前,你想嫁给我,怎么办?不满足你的野心?七年后,我觉得江佳不能为你服务。现在你想踢它吗?”江尘冷冷的眼睛,带着杀气的阿,“我要离婚,没有门!”

“江江,你不爱我,为什么不让我走?你一直想要离婚吗?”林洛看着那个浑浊的人,但是他的眼睛从不显得脆弱。

江尘突然激怒了她的脖子。 “林洛士,你真恶心,一切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的,所以这个词你不值得爱。”

林洛诗震惊了,红眼睛看着他。 “江江,你讨厌我吗?我是媒体的妻子,你要去哪里?”

江尘的力量增强,脸色阴沉。 “因为你的心是蛇,所以你不应该得到我的江尘的爱。”

“江尘,你放开了罗尔,你没有看到她很艰难吗?”夏木芝看到林洛诗的脸红了,可能是呼吸困难,想去打开江尘,但江炎瞥了一眼,夏牧的手停在空中。

“林洛诗啊林洛诗,我真的是对你的小小的打击,看来你对狐狸的诱惑还是那么高超。”江尘完全没有理会夏木芝,甚至愤怒地抓住了林洛诗的喉咙。看来我真的很想杀死林洛诗!

林洛施笑得通红,喘不过气来。然而,在呼吸困难的情况下,他的心很迟钝,他的脸被强烈地惊呆了,他内心的痛苦比他给她的痛苦更糟糕。

她以为她嫁给了他。这是她一生中所赐予的祝福,她终于嫁给了她所爱的人。

但在新婚之夜,她看到新婚丈夫拥抱女友。

他仍然邪恶地警告她,他永远不会爱上她。

在他看来,这一婚姻是由她的林罗石获得的。

他不能爱她,但不能羞辱她。

七年来,她不敢像个懦夫一样回来。

她以为她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一年前,当她检查出心脏病发作时,她并不害怕他不会爱她。我担心他所爱的人不是好人。

她不能爱他的爱,但她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一个他们爱的结晶。

这样,即使她死了,他也不会忘记,有一个女孩不能生育他,并产生了属于他们的爱情结晶。

不过,她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她不敢让他知道,她怕他会把她的思绪抛在脑后,让她遗憾地离开世界,离开他。

“嘿!”一个圆圈在江晨的脸上徘徊!

“江晨,你放了罗二!”夏慕之怕自己在夜里倒下,林落石会倒在地上,死于呼吸困难。

江晨带着林洛施躲到一边,眼里满是血和恨。”别怪我没提醒你,林洛施还是蒋晨的妻子,我怎么能做她的丈夫呢?义务,你们算什么?你敢怪我吗?”

“江晨,你只要对罗二不好,我就决定!”夏慕智向江晨举起手指,眼睛灼热。

“哦……是吗?如果我要她在这里,你想照顾它吗?”江尘突然笑了起来,并用余光在旁边的桌子上砸了夏慕芝。纤细的手指轻轻滑落。越过林洛石的脊椎,另一只手倚靠在腰上,彼此靠近。

林洛诗听到,忽然满脸食欲,想挣扎,真正的女人男人如何拥有强大的力量,“江尘,你不要让我恨你,让我走,我不要。”

“不是吗?嘿……这不可能是你,那天晚上你不是很享受吗?不是所有这些都是你设计的吗?对我来说错了吗?你是一条蛇,你怎么能杀死乔乔的孩子吗?“你是一个和尚,我感动了你,令人恶心!”江尘说,最后那是咆哮,圣殿的根部飞涨,他的眼睛逐渐变得充血,盯着他的胸部,已经被他的愤怒吓到了。

“江强,你还是一个男人,所以一个真正爱你的女人。”夏木芝再也看不见了,姜江辰没有注意,伸出手给了他一个圆圈,然后从他的手上拉了林洛诗。怨恨并怪他。

夏木芝的话并没有激怒他,反而使他感到嘲讽的意思。

“林洛士,你说过,你什么时候真正爱过我江辰?你有没有说过真话?”

从一开始,江尘就不相信林洛诗是因为爱而嫁给他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林洛诗,那么现任的姜太太可能就是那个人。

“禾木兄弟,带我走,我不想在这里。”林洛诗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但不想继续与他纠缠。她走回这条路,不是他所爱的江尘。而已。

“林洛诗,如果你今天敢跟这个人,那就永远不要回江。”江尘完全无视这话,完全激怒并冲了出去。

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他的妻子从他的眼中跟着一个陌生男人,这是巨大的耻辱,他真的能忍受江尘吗?

江尘的话落在她的身后,她的脚停了下来。夏木芝握住她的手,被牢牢囚禁。

“罗尔,你想.”

“不,我的兄弟,让我离开!我没有太多时间。”林洛诗看着外面的白光,充满了悲伤。

夏木芝轻轻叹了口气,把林洛诗带出了咖啡馆。

江尘看着一个留在他面前的男人和女人。他觉得男人的脸被打了两巴掌。

我找不到空气,“啊……”踢了他旁边的桌子和椅子,露出愤怒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