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多钢材企业多居无定所

“每10亿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其中10亿元用于钢铁”。珠海市钢铁工业协会会长于忠告诉记者,去年珠海钢铁工业总营业额超过30亿元,2013年由于横琴建设,港珠澳大桥等重大项目,钢材成交额有望突破4.5亿元。尽管钢铁在城市建设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珠海从未有过固定的钢铁市场。

自2011年成立珠海钢铁协会以来,就提议开放钢铁市场。土地问题尚未执行。 “ 2012年6月5日,李嘉书记曾经指示一块钢材市场土地,但到目前为止尚未投入使用。”如今,近三分之一的珠海钢铁经销商已转移到中山坦洲和三湘。

2012年3月至2012年12月,中山已经建立了三个钢铁市场。

珠海没有钢材市场

在诸冲的低调工业区,例如上冲,南坪和北be,有许多钢铁商人。据珠海市称,这些“钢材”为珠海的经济建设提供了必要的钢材。钢铁协会会长于忠表示,珠海95%的建筑钢材由钢铁协会的66家成员公司提供。但是,由于城市道路和市政工程的建设,分布在市区的钢铁经营户不得不迁移到郊区,经过几次迁移,“钢铁粉碎机”仍然没有固定的营业场所,并且钢铁稳定。市场变成了他们梦hope以求的梦想。

于忠说:“每个行业都有一个集中的市场,但钢铁行业却没有。”近年来,该市有300多家钢铁经营者,但是由于项目建设,市政道路工程和清理工作“两次侵害”土地使用等问题都面临着拆迁问题。

批准的地块再次陷入困境

2011年钢铁协会成立后,市国土资源局一再要求建立钢铁市场,但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几次提交申请报告后,情况发生了变化。珠海市钢协副会长徐少平告诉记者,在2012年6月5日于珠海举行的民营经济发展座谈会上,李嘉书记率陈洪辉牵头,市土地,规划等部门“在7天内解决了。”

尽管在秘书的指示下,为钢铁市场做准备的工作仍然不是很顺利。 2012年8月4日,钢铁协会终于在南溪村旧广场的北侧和云顶庐山的东南侧签署了一块平地。

“获得土地后出现问题。”由于这片土地上的原始租户要求高昂的补偿费,“补偿金总额约为20万元,没人愿意承担。”于忠说。目前,这片土地已被搁置。 “即使已投入使用,铺设后的平方米也只能用于5,000-6,000平方米。它只能容纳五六个钢铁经营者,而这个城市有300个。许多人需要重新安置。但是,即使是这杯水的一块钢铁市场目前也无法运转。

厌倦了搬家公司搬出去

在珠海市开始建设之初,就有钢铁经营者。第一批“铁铲”出现在九洲大道白石村附近。由于周边的开发建设,搬迁至明珠南路两侧。珍珠路改造项目搬迁至上冲临时钢铁市场和临时钢铁市场。

现在,由于市政建设,上冲和北be的“钢铁粉碎”被搬迁的地方“很难找到合适的地方,只能去潭州”。于忠说。

珠海市金鹰顺建材业务部主任罗启辉告诉记者,除了10万至15万的搬迁安置费外,新址后业务将受到影响。许多中小型企业家庭无法承受频繁的搬迁费用,将近三分之一的卖家选择“逃离”中山。

过去,中山没有专业钢材市场,但从去年3月到年底,坦州已经建立了三个专业钢材市场。 “这一切都是从珠海搬来的。如果你打破家庭,你会留下一个。”于忠说。

案例扫描

搬家半年后,您必须搬家

昨天中午,在南平科技园坪公中路西侧,王先生戴着白色的防割手套和员工在大型卡车上搬运钢材。起重机还住在场边,放下并拉紧。随着价格上涨,货物被装到大型卡车上。

先生。 Wang从事钢铁贸易已有3年。他首先在金鸡路租了一块空地做生意。他于去年7月搬到坪公中路,占地面积约1400平方米。月租金超过元。一次是因为金鸡路的改造,他被迫搬迁。”这次,他也经历了同样的经历。

从去年年初开始,由于珠海市就“两违”专项行动,王先生租用的土地被国有土地非法占用。去年12月3日,他被告知要下令搬迁。 “一周之内,执法人员来了,没有谈论一分钱的赔偿。”

王先生感到兴奋,几乎流下了眼泪。 “在过去的六个月中,它已经有所改善,必须加以转移。这确实很难生存。”估计搬迁安置费用约为30万元。

当记者问他是否找到合适的地方时,王先生无奈地说:“我还在寻找。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我只能先将商品存放在我的朋友那里。”

移动三下即可移动

在南屏大桥东侧的蓝湾建材市场上,罗启辉经营的钢铁厂没有逃脱被搬迁的生活。 “南平政府已于今年3月31日前发出撤职通知。我签署了《生死合同》!”

1994年,罗启辉开始在人民西路红山村附近从事建材销售。 1997年,他移居至南山北山村对面的珠海大道。 1999年,他被调往北be的临时钢铁市场。罗启辉说:“每一个举动都不是城市建设的需要,这是一项政治任务,我不能反对政府,所以我非常顺从地搬家,从未考虑过赔偿。”

2007年,罗启辉在蓝湾建材市场开了一家新店,由于土地开垦,去年下半年,壳牌临时钢市场的商店被勒令搬迁。因此,两家商店合并为一家商店,即它是当前位置,没想到会再搬家。

去年,罗启辉在蓝湾建材市场的小商店营业额为3000万元,纳税额超过6万元。 “但是市场不如以前。我的利润不到两分。少了。”

一次移动花了40万

昨天下午之后,记者在坦州第十四村的一个空地上看到,大型钩机和挖掘机正在平整松散的地面。这个面积接近20,000平方米的开放空间,分布了近十家钢铁商店,有些已经形成,还有一些仍在安装简单的板房。

先生。曾梵志坐在有顶棚的会议室里喝茶,墙上仍然是空白,没有营业执照,商店前面的水泥地板只有一半。 “从上个月开始,我搬到了尚未完成,估计至少需要40天。”曾先生的以前的商店位于南屏科技园平工中路。“我有一个龙门。这次曾先生是新来的。10年的合同在地址上签字。“我不想再搬家。”

现在,曾先生只能申请中山市的营业执照。 “如果您想继续成为珠海的客户,如果做不到,您只能在坦州三乡开辟新客户。”

但是曾庆红说,如果珠海能够建立一个长期的专业钢铁市场,“我会考虑搬回。毕竟,老顾客在那里,我不愿意离开。”

影响

100多家企业搬迁,夺走了珠海的数亿资金

“每个钢铁企业拥有数以百万计,甚至数千万的营运资金,十多名员工,这些人在搬迁后全部被带走。一百多家公司至少带走了数亿元人民币。于忠说,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移居中山的企业主仍在珠海做生意,从珠海赚钱并向中山纳税。

珠海市钢铁协会副会长徐少平告诉记者,钢铁行业的总体利润在3%左右,全市30亿元的销售收入,有近9000万元的营业利润,税收也可以去15以上百万美元,“这不包括这些经销商带来的就业和消费影响,保守估计这些影响将超过1亿元人民币。”

部门回应

珠海选择了两个钢铁市场

前山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处理此事向记者透露,他从规划部门得到的消息是,珠海已经在高兰港和香洲区规划了大型专业钢铁市场。 “香洲位于红湾地区。我也带这些拆迁商去看,但是大多数人认为他们不满意。”之所以不满意,是因为位置相对偏僻,周围的设施还不成熟。

对于古代政府副局长所说的洪湾区域规划具有专业的钢铁市场的说法,记者得到了南平镇和洪洞居委会主任的证实。洪洞居委会负责人说,计划中的专业钢铁市场位于洪湾码头附近。它属于Hongdong居委会。目前占地近100亩的市场正处于建设的最后阶段。业务,但听说它是由私人老板投资的。”

[打印]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