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藏书印与藏书票看东西方书籍文化异同

作为一个热爱书籍的人,为什么西方收藏家选择收藏书籍,中国文人选择使用西藏印章,从而发展古代书籍中独特的印刷艺术?

这与东西方书籍的约束形式有很大关系。西方服饰书籍,纸张坚硬而厚重,表面粗糙邋,密封非常不方便(墨水很难被纸张吸收),但它非常适合粘贴书籍,就像粘贴一样在坚硬的墙上的美丽图片。它既平坦又易于存放。相反,中国使用传统的铁丝作为古代书籍的主要形式,注重纸张柔软,薄,棉和坚韧。在阅读书籍时,它通常被卷成竖井形状,便于收卷。如果附上书票,它不仅会阻碍单手卷,而且还会阻碍两种不同纹理的纸粘在一起,并且形状不合适,并且该过程难以调整。与中国古代书籍相同的印章与雕刻和印刷过程相同。柔软的宣纸和腋下的注音墨水表现出对工艺色彩的默契和生动的感觉。

从形式上看,书籍和门票的集合多样化,风格各异,有的清新优雅,有的含义深刻,有的有盛大典雅的派对,有的有轻松可爱。书籍藏书的内容以历史经典文本为基础,但风格反映了时代的艺术风格。例如,由Biazle于1895年设计的书籍系列侧重于优雅的曲线风格,反映了新风格运动的流行艺术风格(见图1)。

图1

书籍收藏的设计经常利用主题和内容的准时来重构各种不同的元素,以产生新的文化内涵,使作品具有西方电影科学中“蒙太奇”的含义,为读者提供直观的A多维视角来考察书籍文化。作为装饰性和浮动的装饰图案和艺术标记,书票通常不附在书上,而只在书票的顶部。这种轻巧灵活的方法使得将来可以轻松移除或转移到其他书籍,并且可以多次使用。可以在不同时间将书籍换成不同风格的书票,但是可以同时规定一张书票。由此,它也反映了西方文化中开放,外向,直接,崇尚独立和自由的人文精神。

东方书籍印刷是内在的嵌入和印记的铭文和文化符号。虽然可以重复使用密封,但是一旦印刷,密封就会集成到书中并成为永久印记。这本书的生命总是不可改变的。后代的集合只能放在前主人书的书上面的空白处,第二封印有自己的印章。这种坚定而稳定的实践使后代能够根据印章的顺序识别书籍继承的历史线索。

另外,由于汉字属于象形文字,除了文字的内涵外,字体本身构成了象征意义。书籍和印章的集合通过词语和字符“互文性”的含义反映了中国收藏家的价值观。不同的人使用不同的印章来命名书。例如,郑振铎收集的书籍系列书“长乐正真的西溪藏书”,是魏建功为他撰写的朱文的书面印章。通过独特的文字字体和笔画的稀疏开合,它展现出纯粹的古老风格和微弱而迷人的兴趣(见图2)。

图2

这类似于在不同的中文字体中对特定文化领域的说明。比如,渭北的荒凉,晓岩的尊严,青草的优雅,都有自己特定的文化场域。正如“和而不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价值:意义和谐与符号形式。中国文人每次用印极为严谨、谨慎,都要读其书的内容,发挥其印意,考查其字体形式,考查其印品的大小,注意墨色。他们通常选择书籍正文的首页,并使用印刷位置。在这种压力下,朱慕红的题字得以保留。这一系列仪式性的心身状态,不仅对应着“留心”的戏剧性体验,更赋予了“心为世界,命为人民,继为神圣,和为世界”的契约性物证。还包括“一沙一世界,一刻不变”的宗教情怀。对于藏书来说,它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生活中的一种传承写照,也体现了东方文化内敛美和内省的中立性。

藏书与藏书虽然有着不同的特点,但也表达了藏书人对书籍的真情。如果说这本书是知识的殿堂,那么西边的藏书就像一扇窗户,为殿堂增添了美丽的风景,让爱书的人的心也能像书一样看得见。中国藏书是对这本书的热爱的一种致敬。它以“礼仪之邦”融入寺院,成为寺院的一部分,使收藏家、传承者、读书人、读者都能进入书房,列名,共享文化繁荣。

书籍和印章的集合不仅构成了火焰传递的品牌,而且构成了背景的坐标。书籍集反映了个人与作者之间的关联,书籍的集合反映了读者与文本的融合。基于文本符号,East和West具有不同的文本属性。在词素上,书籍收藏是一种外向的感官发现,书籍印刷是一种内向的意义重审。鉴于背景载体,东方和西方有不同的文人情绪。在声音方面,前者是自由舰,后者是泊位。通过文明进程,东西方有不同的文化使命。在上下文中,前者是类似通道的窗口,后者是渐进的标志性建筑。在这方面,我们不应该要求古人,而应该理解文化现象背后的深层原因。只有充分了解东西方文人对书籍的态度,才能充分发掘古籍珍本书的深厚魅力,更好地为当前的阅读生活服务。

(作者:西北大学副研究员李晓源)

资料来源:光明网络

如果您需要参加古籍交流,请回复[神本古籍]公开讯息:群聊

欢迎加入稀有书籍古代学习交流圈